核酸检测结果阴性也不能排除新冠病毒感染?专家解答

时间:2020-03-14 22:48:34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(原标题:新冠肺炎治愈后是否会有后遗症?中央指导组专家童朝晖的答案来了)

新冠肺炎治愈后是否会有后遗症?核酸检测结果阴性,也不能排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?2月22日,总台央视新闻《战“疫”公开课》独家连线全国知名呼吸重症专家、中央指导组专家、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,为大家带来权威解答。

1月18日童朝晖作为第一批援助专家抵达武汉,重点指导和负责危重症患者的临床救治。采访中,童朝晖也分享了自己的一线诊疗手记。

主持人:21日武汉市完成了全部存量核酸取样的送检,今后可以做到对四类核酸检测人员日清日结。这意味着什么?对疫情防控能带来什么帮助?

新冠肺炎治愈后是否会有后遗症?中央指导组专家童朝晖的答案来了 (来源:视频综合)

童朝晖:这意味着和以前相比,检测能力在提高。作为临床诊断的肺炎,特别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及时完成核酸检测,就能让这些患者得到准确的诊断。诊断及时,收住院、治疗、排除都会及时,也能给患者减轻一些思想负担。

主持人:卫健委发布第五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中提到,核酸检测结果阴性,不能排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,这有什么意义,对整个疫情防控流程有什么影响?

童朝晖:任何一个检查,包括核酸,尽管大家认为它非常重要,但也不能说显示阴性就一定能排除感染。比如临床诊断肺结核,病人发低烧,不想吃饭、消瘦、CT影像有改变,医生从这些特点就可以诊断。实际上,结核检查阳性百分比只有20%到30%,70%到80%的检查结果显示阴性,但这些不能排除结核。核酸检测阴性并不是唯一确定的标准,要进行综合判断。

主持人:出院的标准是什么?

童朝晖:第六版指南提到,从临床上看,患者体温正常三天,没有呼吸道症状,或者影像学有明显吸收;从核酸检测上看,两次检测结果为阴性,中间要隔一天,这是出院的标准。

主持人:武汉最新规定,出院患者应该到指定的场所统一实施为期14天的康复隔离观察,对于患者来说,出院以后有什么要注意的事项?

童朝晖:第六版指南要求患者出院后自行在家隔离,不要和其他人接触,要注意休息、饮食,还要求定点医院近期内与出院后的患者联系,进行复诊、了解情况、沟通、随访,等等。患者出院以后体质比较弱,免疫功能没有完全恢复,这时跟别人或外界接触容易引发其他疾病。

武汉的新举措是对患者很好的管理,如果能做到集中隔离,能对患者病情的密切变化进行很好的监测、有专业人士的指导和集中管理,肯定比自己在家里要好得多。

主持人:成都一位出院患者复查时检出了核酸阳性,从而引起一些担忧,该如何理解这个案例?

童朝晖:实际上,这个情况不只在成都发现了,在其他地方也发现了,武汉也有这种情况。我们要正确看待这个事情,首先,这种情况是少数;其次,出现这种情况,不是说患者复发了。一方面,它与试剂测定有关系,包括试剂的稳定性、采样、实验室质控,我们需要从客观方面考虑这些问题。

还有一些要具体分析的情况是,一些重症患者治疗时间比较长,特别是一些患者使用激素治疗的时间比较长,激素使用时间长了,病毒的清除出现延迟,病毒清除速度比一般人慢,所以核酸检测有一些不稳定,这种少数病例应该特殊处理。

主持人:前期检测结果呈阴性,后来又显示出了阳性,这是一种留存的概念吗?

童朝晖:不是。在正常情况下,两次检测结果呈阴性,如果患者的病毒清除正常,可能以后再检测就不会呈阳性了,这是大多数情况。但一些重症病例会出现反复的情况,例如,前两次检测结果是阴性,但未必是真阴性,可能是由于各种技术原因导致了结果呈阴性。第三次再测是阳性,一方面是因为试剂的稳定性、采样的问题所导致的,包括一些特殊病人在治疗过程中使用了激素或者激素剂量比较大,导致病毒从体内清除的时间比别人长,所以说在检测时也可能是阳性。

主持人:愈后患者会不会在治疗过程中导致一些后遗症,需要去预防或者去解决?

童朝晖:应该说从目前出院的患者来看,没有明显的后遗症。很多患者可能会担心肺部纤维化和心肌损害能不能恢复。

我们曾经随访过很多SARS患者,一般来讲肺部CT纤维化、肺功能的改变,最终都能恢复,但是重症病人时间可能长一点。

再就是心脏问题,因为冠状病毒对心肌也有损害,所以也要定期检查心脏,复查相应的心肌酶、肌钙蛋白、心脏超声。

特别提醒新冠肺炎的患者出院以后,一定对心肺都要重点监测,而且要时间长一点。这类患者特别是重症患者心肺损害比较明显,不要急于去做康复,还是以休息为主。

主持人:轻症患者病情进展的节点怎么去把握?

童朝晖:对于轻症患者,如果突然出现憋气、呼吸困难,或者CT影像24小时到48小时内有明显进展,或者血氧饱和度突然下降、呼吸频率突然加快、淋巴细胞突然下降等变化,就意味着病情加重,我们就要进行积极干预。

主持人:说到治疗,大家很关心药物,您之前说过从SARS之后人类经历了很多病毒,但是17年过去了,国内外都没有针对这些病毒找到真正的抗病毒特效药,现在咱们药物的情况怎么样?

童朝晖:大家知道当年SARS的时候,没有发现针对它的很好的抗病毒药。从SARS到现在17年了,这中间人类受到很多病毒的肆虐,比如禽流感、甲流、埃博拉、中东呼吸综合征、H1N1等。科学家们和临床专家都在试图找一个特效药,老百姓也希望有特效药能够一吃就好了。

实际上作为临床来讲,没有一个特效药能治某一种病,只是说我们发现某一个抗病毒药,对某一个病毒效果比其他药好一点,只是相对的有一定的抗病毒作用,但肯定不是特效药。

另外我们在体外试验发现,有些药有很好的效果,但这些药用在临床上,跟体外试验完全不是一回事,所以我们要正确看待这个问题。不要迷信某一个药,迷信某一个体外试验很好的药,实际上它只在某一个方面有它的优点而已。

主持人:最新消息称钟南山院士的团队从尿液中分离出了新冠病毒,我们知道之前从粪便中检测出核酸阳性,从尿液中检出新冠病毒,对公众来说有什么提示,能否在防护中做些什么?

童朝晖:过去重点在戴口罩防止呼吸道感染。从粪便或尿液中检测出活病毒,大家要对排泄系统注意防护。

主持人:在如厕时冲水要盖好马桶盖,有必要吗?

童朝晖:我觉得还得进一步研究,看这种情况到底是多大的样本,多大量。

主持人:有一些专家对新冠病毒有一个共识,说它的传染性极强,救治难度比SARS大,但是病亡率低于SARS,这结论看起来有点矛盾,怎么去解读?

童朝晖:这实际上不矛盾,有一句话叫轻的多,重的重。

新冠病毒毒力比SARS病毒要强,因为SARS只是攻击病人的肺。新冠病毒不仅攻击肺,还攻击心脏和肾脏,因此它的攻击力、破坏力要比SARS病毒强。

说病亡率比SARS轻,是因为算病亡率是按病亡人数除以发病的总数,要看分母。在全球SARS患者不到1万,只有9600多,如果把9600多当分母,病亡人数当分子,它的病死率是10%左右。现在新冠肺炎患者7万多,它的病亡率在武汉市是4%左右,湖北地区是3%,非湖北地区更低,因此它的病亡率比SARS低。

主持人:天气预报显示下周武汉要升到20摄氏度,这样气温的变化对于病毒的传播会有什么影响?

童朝晖:从过去其他病毒生存传播规律来看,病毒特性是喜冷怕热。像之前SARS病毒到了五六月份就没了。新冠肺炎病毒在56摄氏度的高温下30分钟左右就会死亡,所以说它肯定是在寒冷的时候存活的时间长,气温高的时候,这个病毒就不易存活。

主持人:您对于当前的疫情和未来的趋势作何判断?

童朝晖:目前,我们有疾病控制中心的专家、有计算模型的专家,还有一线临床大夫共同研判疫情。作为指导组专家,我们自己每天也在关注数据,我们也在分析是否能在3月15日之前控制住疫情,不再出现新的病人。但是预估那个时候病人还有很多,还需要继续治疗,特别是重症、危重症患者。

延伸阅读 中央指导组对援鄂医师王烁不幸因公殉职表示哀悼 民政部:各地应密切关注物价变动 足额发放临时补贴 免疫系统差会复阳吗?专家:只是推测 复阳率不足1% 樊奕 本文来源:央视新闻 责任编辑:樊奕_B9712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